杯子 肥皂 威士忌【三日月X莺丸】

*三字快题

*烂糟糟的脑洞

*三日月X莺丸,其实是想写互攻的,然后最近文笔退步,并没有成功

*酒吧现世私设

*欢迎纠错,欢迎留言


“噗嗤”,手指扣着拉环稍稍用力往后掰,易拉罐被轻而易举地拉开了。那样清楚分明的指关节是多少年轻的姑娘想要触碰并且勾拉住的。易拉罐被推向自己这边,莺丸伸出手习惯性地将双手捂住,不同茶杯的冰凉的触感让他一个哆嗦缩回了手。

“哈哈哈,您果然还是无法习惯么?”三日月宗近用指关节敲击着桌面乐呵呵地看着不知所措的莺丸,“喝酒的滋味。”

“只是不习惯罢了。”他好像终于习惯了易拉罐的温度,单手托起小饮一口,“倒是你呢,既然是老手怎么不给自己也添上一杯?”

三日月抬手招呼了酒保,莺丸没仔细听,依旧琢磨着易拉罐里的酒精。只不一会儿,酒保便将饮料呈在三日月的面前。透明的矮玻璃杯里盛着姜黄色的液体大概又是够他研究一阵的:“哦,不打算和我品同一道么?”

“‘老手’不该露上一手么?”三日月轻描淡写地回应,杯子已经举到了嘴边晃了晃,“是烈酒哦,喝醉了可怎么办是好哟。”

 

舞池的气氛变得热闹起来,莺丸当然是不喜欢的。几个恨不得脱得净光的女人凑了上来,他不希望自己变成她们的猎物,背过身去想继续和他新交上的酒精朋友聊聊。三日月倒是完全一副完全没有拒绝的模样,大大方方地被勾住了肩揽住了腰,有几个甚至往他的腿上蹭过去。

“喂,宗近,宗近?”他有些不放心地喊了几声。

另一边的人却毫不在意,挑了眉看看他,伸出一只手像是在邀请:“嗯?哦,您也想一起来么?”

几个女郎推推搡搡,见了三日月的举动更是放肆起来,一哄地往莺丸身上挪。莺丸手中的易拉罐往侧面一倒,哪里还收得住,全往三日月的袖子上倒去。女郎们一哄散开了,开始小声有造作的抱怨起来。三日月倒像是得到了开脱,站起身轻轻揪起莺丸衬衫的衣领,松开后又顺势抬起他的下巴:“嘛,看来是您喝得比较醉?”

莺丸跟着三日月的脚步走进盥洗室:“哦呀哦呀,即便是这样的场合也要保持衣冠整洁么?”三日月早已将衬衫脱下,他伸出手正想去接,“没有洗衣用的肥皂,姑且用一用这里的可……”

三日月竖起是指贴在他的嘴唇上像是示意他不要出声:

“嘛,夜还长着不是么?”

评论(1)
热度(1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