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永研】签

*旧文的补档,最近才整理出来,修改了部分用词,具体故事没做改变

*心中永近与金木的相处方式

*渣文笔,不成熟脑洞

*欢迎纠错,欢迎留言


路旁是光秃秃的樱花树,枝芽延伸向路中央,像是垂死挣扎的病人和衣不遮体的饥汉努力寻求最后一点希望,这当然是徒劳,是不能如愿的奢望。大地也因此无法得到救赎,身上没有一片能够遮体的树叶。这样的小道伸展向浅草寺,路上没有太多的游人,香火却是依旧旺盛,像永近从前见到过的一样。在感叹神明庇护的同时,也同样觉得自己迂腐不堪。

 

他对缘分和神明之类的说法本是不在意的,甚至是嗤之以鼻。但几次提出到这儿来祈福的也是他。他想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孽缘,无神论者的愿望竟然要靠感天动地来解决,心里怎么能不产生动摇?他看着樱花树尴尬地笑起来,心里暗骂金木让他屡次三番地“破戒”。

 

三月樱花盛开里,永近带着满腔的烦躁和焦虑来到浅草。金木的母亲病了,按理说并不是什么大事,休息调养两日就能恢复,她的身体器官却像串通好似的,集体罢工慢慢停止运作,完全不见好转的迹象。金木早就不是可以随意糊弄过去的小孩子,嘴硬着不说,但永近早已从他盯着咖啡发呆的眼神里读出了担忧。永近决定难得信一回佛祖,都说它包容万物,若是心诚定能得到它的帮助。他是真心诚意希望金木的母亲快些好起来啊!

“喂喂,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。”永近嚼着口香糖靠在墙上,似是不屑一顾,“你连这个都怕?”

他最不愿意看到金木勉强挤出的微笑,装作没心没肺的样子为自己开脱:“你明明也是知道没有用的。再说,浅草寺离这儿也不近……”

“大少爷。”他忽然露出奸佞的笑容,神秘地凑近金木的耳朵,“您是怕不认路?有我这个保镖陪同您,少爷赏个脸呗。”

“那母亲……”

“您说,是护士懂得护理还是少爷您?”

 

他早就认定金木是拗不过他的。

 

他们坐上了班车,进了寺庙买了香火和蜡烛,学着其他游人的样子鞠躬磕头上香祈祷。永近不认得那个是掌管生老病死的佛祖,索性在所有佛像面前摆了个遍,装模作样头头是道:“这位大佛,如果您掌管着疾病和健康,请让金木的母亲快点好起来,别再让这个家伙摆着臭脸在我面前晃荡…….”

“永近!这里是寺院!”金木压低了声音提醒道。

他却充耳不闻,继续自言自语:“如果您不是,那就得麻烦您替我向那位大佛带去最诚挚的问候和祈求。阿弥陀佛阿弥陀佛!”他转过身来,朝着金木比了一个ok的手势。

 

侧院的中央竖着一块用黑色粗体字标示出来的“求签”板。对于这种无伤大雅,可信可不信的事,永近当然愿来尝试一番。金木不愿意白花着好友的钱财在这里“挥霍”,推推搡搡之下还是执拗不过,只得推说自己手气不好,叫永近代他抽。

永近拿起签筒晃了晃,一手按上,一手托下,像妖魔鬼怪附身了一样摇头晃脑。木签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,上头刻着一行中文小诗。

“金木你在这儿等着,我去问问和尚。”

 

金木以为这还是一场漫长的等待,随后出现男主角或者女主角焦急的身影。但很快,金木看到永近挥舞着字条向他跑来:“是上上签哦

他将字条系在树的高纸上:“系得越高,愿望越早实现哦!”但金木不知道,高枝上的签大多是因求签人不如愿,逢凶化吉用的。

 

第二次再去,是为了金木本人。他侥幸逃过喰种的攻击,确是脱离了生命危险,但仍不愿见他,听护士说他也不怎么吃饭,寝食难安。他无法亲自说服金木,自说自话地想找个托梦的大佛,替他捎个话。求签的招牌仍然放在那里。他决定再和自己的运气打个赌。
红色的签条落了一地,被到访的旅客随意地践踏着。他们当然不会在意这是别人心头最急切的心愿,直到他们自己失魂落魄地走出来,却仍想要抓住最后一棵稻草拯救自己,将签条挂在树上。签条掉落,周而复始,真是讽刺。

永近也同样无法逃过这样的讽刺。他觉得自己在拿朋友的性命开玩笑,不知不觉间相信了神明的同时,他也觉得自己会受到惩罚。他再次将签条挂在了树枝上。

 

 

永近看到了浅草,这次他不是为了祈祷而来的。

他径直走进偏院,他的遗书还没有准备好,他是来预测自己的命运的。
他拿起签筒,金木母亲回光返照地恢复健康,又没有任何征兆的离世;金木见到母亲康复时的轻松和在葬礼上空洞的眼神交织在他眼前。他像在与神灵进行一场心理的拉锯战,连他自己也觉得可笑,尽然与神灵闹起了变扭。他决定速战速决,不安地摇晃着签筒,木签很快掉落下来。他用手捏住木签的上端,盖住它的名字,他需要一点时间做准备。

 

上上签

 

“真会开玩笑啊!”

永近如负释重挠了挠头,他对神明好不容易积累起来的些许尊敬瞬间化为浅影。
“这下也没有去释签的必要了。”
他将签条随手扔在地上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永近感觉周围的空气火热,他的鼻梁却是微微一凉。他很想嘲笑金木,嘲笑他仍像个女孩子一样爱哭;他想告诉金木,这些年来他快孤独死了!他想像从前一样趁金木不注意,从背后抱住他,然后对他进行"无情"的批斗;或是坐在安定区的咖啡馆里,讨论欣赏的女孩;但最好的还是坐在草坪上,看夕阳落下的过程。但他已没有力气告诉他了,千言万语化作浅浅的一笑,像那淡淡的佛香。
他最后不得不向神灵屈服,这确实是一张完美的上上签。

评论
热度(3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