情书

@Mycroft星 卷子姐姐生日快乐!

*乙女向,注意避雷

*石切皮不正,崩皮严重

*各种bug,请原谅

*欢迎纠错留言

卷子大人:

与您这样交流大概是第一次,写这封信时也久久不能落笔。我将此归结于我心中的污秽杂念,与您疏远了,请您原谅。

我于男女情爱的事懂得并不多。相较于其他刀剑,我没有经历过征战,也不知生死离别的痛苦。我所能做得,只是从被锻造出来之后一直供奉在神社里,接受参拜,与未知的神明祈祷。见过不少前来祈福的情侣,以为能长相厮守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,于年年复一日的我来说确实如此,也见过苦苦哀求望回心转意的年轻男女。今儿自己经历了,也终于尝到了患得患失,惶恐不安的滋味。

我钦佩长谷部大人对于主命的重视,有时也会羡慕国行大人的闲散。孤陋寡闻如是,便是同一刀派的兄弟们,我也不熟识,在本丸中大概是“无依无靠”的存在吧。我将自己埋没于神官的公务,出阵远行能学辄学,稍有些孤独,我本也不是不喜热闹的人,心下告诉自己安于现状就好,未能为大人带来胜利和荣誉,我没有资格奢求的过多。

您却少有严厉的时候,愧疚之时带了些惊讶和暗自庆幸。好比对您直呼其名,您大概是不记得了。说出口时才意识到自己的失礼,再改过怕是来不及,您却全然不在乎,转过身来拉住我的袖子,侧颜询问我。

我相信了这大概是缘分,是平日里对于意料之外的托词和我从未认真揣摩过的东西,倒不如说是“情不知其所起,一往而情深”。

还记得夏日坐在短刀部的台阶上乘凉,您也一同跟了过来。回想起来,能坐在您身边为您唱子守歌哄您入睡,或是斟满两杯温茶坐在阴头里谈心乘凉,这才是我奢望得来,又并不过分的请求吧。

去后山见到了山茶开放,红色中恰巧瞥见了白色的一枝,我想正是我遇见您时的心情,顺手折下双手合十以祈祷:愿此株能携着原本的清丽,寄之以理想伴随您左右。

向歌仙讨教了几句情诗,不过即便说了出来,恐怕也只会引得您发笑,或是让您觉得难堪。我所能做的,除了战场之外,大抵便是时时刻刻祈福您的安康。如是便好,如是便好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石切丸




(我真的是第一次写情书,内心是绝望的orz。好久没写文了,文笔生疏皮还不正,心好累。然而卷子姐姐的生日怎么能怠慢!!!祝你生日快乐!感谢一直以来的支持!抱紧了亲一亲www)


评论(2)
热度(1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