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瓶邪he】归

*自己脑部的相遇场景
*r18预警
*没什么经验,不知道肉好吃不好吃,最后有些烂尾,非常抱歉
*欢迎留言

道上传闻吴老板要请人出山。外行人大约不觉得,就好比刘备三顾茅庐请诸葛先生,再好的将领都有低头的时候。内行人的想法可就不一样了。这两年,盗墓的行业查得越发得紧了,好多人选择撒手不干。老一辈的,要么和陈皮阿四一样杳无音信,要么像长沙狗王吴老狗那样病逝。倒斗的活儿费功夫,弄不好还得搭上性命,被查出来底子也不干净。吴老板吴小佛爷的名气大,又是吴老狗唯一的孙子,在长沙独树一帜,谁都买帐。加上他干事利索,出手大方,虽然不容易打交道,对部下却也多关照,不是那种心狠手辣的老板,大伙儿都愿意跟着他干。道上的名人渐渐归到了他的门下。天底下居然有他请不到的人,真是奇事。
胖子也从旁门邪道听说了,可把他气着了。吴小佛爷的名头,说着是"小",却也是佛爷啊!怎能轻易求别人?吴家的脸面好像就是他自己的脸面,不能不争口气。
"这是要请谁啊?"胖子开门见山地问,"道上还有我胖爷不知道的人?"
吴邪也不回答,给胖子满上茶。房间里的烟味很重,用茶才戒得掉。
"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啊,说来给我胖爷听听呗!"
他仰头想了会儿,吐了个烟圈:"很久没见的朋友。"
"朋友还不简单!打个电话发条微信就解决了,还用得着亲自跑吗?这都什么年代了?2015年!......"他觉得这年份有些奇特,能联系上什么,立马住了口,囫囵吞下半杯茶,继续问道,"天真你那朋友,住哪儿啊?"
他大概也是很久没有听到这个称呼了,皱了皱眉。在外头,大多数时候身边的人都喊他老板。胖子说要立规矩,不然没大没小,也叫他吴老板。吴邪从抽屉里取出两张火车票,递到胖子面前。
"吉林。"胖子眯起眼睛凑近了看。
"装备都准备好了,接应的人也到齐了,车票是给你的。本来想问你的,你倒先在道上听说了。王盟办事还算得力,就是太不谨慎。"他又吐了一后烟,把烟头和滤嘴捻碎在烟灰缸里,"怎么样胖子,去不去,接他回家?"
"痛快!"胖子将茶一饮而尽,走上前去拍了拍吴邪的后背,"天真你终于像个爷们了!"说着把火车票夹在了皮夹里。
吴邪笑了,又点起一支烟。
"都有谁去?"
"着了三个身手还不错的小辈,都没怎么听说过他的来头。我不想让太多人知道。王盟留着看铺子"
胖子若有所思地点头,想这团队还算靠谱,况且也不是第一次去长白山了,该带点什么装备都有数。"什么时候出发?"
"明天。"他把只抽了半支的烟压在烟灰缸里,"到那儿,正好8月17吧。"

他们沿着老路走。这儿的地貌变化得挺大,风雪大也是常事。只不过路上少了潘子和胖子斗嘴,吴邪也变得沉默寡言,除了向导一个劲儿给他们介绍也没别的话可说。向导大概自己也觉得没意思也不说了。团队里有个看上去大约十八九岁的孩子,大家称呼为阿平,吴邪看他身子骨灵活轻巧,也听话才带上的,正是喜欢说话的年纪,一路上憋得难受,闷得慌。问吴老板,他也只回一两个拟声词,倒是胖子在一旁关照着插科打诨,也算填了点乐趣。
温泉还在,往下走就是青铜门。十年改变了他们许多,这儿却是一尘不变。都是经历过大事的人,再看到熟悉的场景早就没了怀念之情。
进了地宫就不是很冷了,脱了厚重的冲锋衣行动也方便了许多。阿平怕是从没见过这样的奇观,跑上跑下瞧个不停。
"你小子当心点儿!要动了什么机关,胖爷我也救不了你!"
他不服气,翻起了跟头:"我灵活得很!哪像你这样的胖子!"
"嘿!现在孩子越来越不懂规矩了!吴老板,你平时可没好好管教啊!看我胖爷来教育教育你!"说着作势要打他。

吴邪装着没听见,吩咐他们点上无烟炉烧了水,拿出鬼玺一个人坐到了青铜门的正门前。空旷的地面上只有一个黑点,怎么看都不太顺眼。
"老板,这样太不安全,您坐过来吧!"伙计们也不放心,边烧水边招呼着。
"怕什么,还怕爬出个万驽王来?!"他的脾气不太好,好像炸药随时能被点燃。拿出打火机点上烟,打坐似的坐在那儿不动了。
伙计还想劝,毕竟是老板,有什么不测都得怪罪到自己头上来,却被胖子拦住了。

一坐就是半天。阿平和胖子斗嘴也累了,喝了点水,安静地听胖子讲过去倒斗的故事。听着像奇幻的都市传说,让人羡慕不已,又有谁懂得主角的心情。
吴邪身边的烟头积了一堆,目测着有三包了,都是抽了一半没抽完的,还闪了星火。阿平觉着好玩捡起一根没熄灭的想抽,被吴邪拍掉了,又递过来一支新的。他颤颤巍巍地想点上火,还没碰着烟头就被怒气冲冲的胖子夺过去了。
"你他妈的不要肺没人拦着你,人还是个孩子,有职业道德没啊!"说着对阿平脸一横,"不许抽!"自己倒是掏出打火机,大口大口地吸食起来。

吴邪看了眼手表,扔掉半只香烟,拿起鬼玺。"时间到了,不出来爷也给他敲开来。"
"他娘的,这门怎么开呀!"胖子敲了敲厚实的门框,"哎呀我的娘啊,炸药都不一定炸得开。"
他正要摸索着机关门道,却听到了"轰隆隆"的声响。"啥玩意儿啊!"
紧闭的青铜门开了条缝。声音还在不断发出,地面开始震动。两个伙计扶着无烟炉,胖子一个没站稳坐倒下来,阿平去扶他,自己也摔倒了。"吴邪你动了啥玩意儿啊!天帝老爷都生气啦!"他喘着粗气大喊着,看着吴邪拿着鬼玺也是半跪在地上。
"我没动!"他摊开手作无辜状,一个踉跄另一只脚也跪了下来。
门是从里面打开的。

缝隙正好可以走出一个人,吴邪对照着比划了一下,带上手电筒想进去。两个伙计跟了上来,又被胖子拦住了。
"从现在起,你们,还有你!"他一把把阿平拉了过来,"都别打扰吴老板了!请的人不是你们一般的伙计能见的,说错了话也不好改。"然后摸索着掏出手枪,在手里掂量,吓唬道:"有枪啊,谁要过去了胖爷我可就不客气了!"

他刚踏了半步,从门里传出鞋子踩着地面的声音。他情不自禁地伸出手想去抓。
看到人影了,先是头发,然后脸颊,隔地远看不清五官,但是是干净的;再是脖子、穿着蓝色连帽衫的上身。
"他娘的。"吴邪骂了一句。
那人已经走过来了,头发和胡子都没有变成原始人的样子,很干净。消瘦了些,皮肤透出病态的白。衣服倒是磨损了不少,膝盖的地方擦破了一大块,不知是血渍还是脏了,留着黑色的痕迹。吴邪心里暗骂,他是带上了十年要用的家当进去了。
"吴邪。"那人的眼睛直直地盯着吴邪,大概是十年没开口了,语速很慢,像是在耳边轻声呼唤。
吴邪被他看得心里发毛,从口袋里掏出烟就想抽。
那人望了望地上的烟头,牢牢抓住吴邪拿烟的手:"别抽了。"
"你他娘的没资格说!"他吼出来了,大概自己也没想到,粗鲁地甩开他的手,颤抖着点上烟,不耐烦地吸了一口,又仍到地上踩碎了。

"吴老板是这么求人的?"阿平背对着看不到,只能听到声音。
胖子晃了晃手,说到:"捂上耳朵,小孩子别听!你们俩也是,都捂上都捂上!"

他努力不去看小哥的面孔,大概是他什么都没变,自己倒是变老了,变得心狠手辣了,变得不可一世了,从天真无邪的小三爷变成高高在上的吴小佛爷了。而他呢?好像一副毫无牵挂的样子,只有别人为他操碎了心。真是不公平呀,他揉了揉太阳穴,在心里冷笑。
手臂上靠上了个柔软的东西,吴邪顺势一接,一看是小哥。脚无力地拖在地上,整个人地重量都承在吴邪的身上。
他不自觉地抱紧了:"你作什么?"
小哥的脑袋耸拉在他的心口,吐了口气,指了指膝盖上的伤口。
吴邪一看便懂,扶着他靠墙坐下来。"宝血也有掉链子的时候。"他笑话他。
趁着吴邪撩起他的裤腿,他支起上半身,靠近吴邪的耳朵,用气说到:"那就用你的"
"胖子!医药箱呢!"
"那儿那儿!没见着人家忙着吗?!"他指了个模糊的方位,大约就在无烟炉附近。枪还没放下,自觉地转过身去不看。
伤口挺深,看切割的面儿应该是刀伤。吴邪纳闷儿他还能在门后面和石头打架,不过他也不想过问太多,这些都太无关紧要了。
微凉的双手托住他的下巴,将他的脸拉近。
"不行。"他硬是把头别开了,"有人在。"

肉请戳下网址

http://bulaoge.net/?xwdaxiao

评论(2)
热度(4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