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圣斗士星矢 沙加X艾欧里亚】高榕

(仍然是还的点文。第一次写沙加和小艾这对cp,人物性格把握不好www,有的地方可能还有bug,私设如山啊!沙加对待喜欢的人会不会很温柔?不知道他对待小艾应该是怎么样的态度。既然是最接近神的男人,性格中也多少会带有点神性吧,普渡众生?wwwT_T。希望各位前辈们喜欢!请多指教!)


已不知在外头征战了多久,艾欧里亚终于透过狮子宫巨大的玻璃窗户看到了圆月。他听说过中国关于圆月的传说,但终究只是传说。

他是闲不下来的人,自然不会安安静静地待在宫内。比起躺在柔软的床上,他更乐意枕着厚实的草坪。

距离狮子宫不远地方有那样一片空地,却不是艾欧里亚自己的。它好像一直都在,从来没见过那儿杂草丛生的时候,也不似阿布罗狄的玫瑰园那般具有致命的魅力。中央偏左的方位是一棵树,不知是什么品种,树冠很大,枝干像是向上生长又落回插入地面,层层叠叠。艾欧里亚很感谢有这样一片宁静之地,他断定是有人打理的,但从未与这位恩人相见。


他仰卧在树旁,眼前是深色的夜空,不用费力就能看到那轮圆月,宽大的树根总能让他感到安心。

他还记得小的时候,会将头枕在哥哥的腿上,看日出、日落,看正午的阳光和午夜的星河。会伴着哥哥的轻拍入睡,醒来时可以听到他均匀的呼吸。

越是这么想着,他越是不愿意回去,哪怕不是圆月的夜晚也好。圣域的神秘给他带来强大的压迫感。他是来为哥哥赎罪的,却也是来继承的。


“狮子宫的艾欧里亚。”

他听到了那个清亮的声音,就在身后,像是等了很久,是这片暂时无人知晓的静地的主人。

“啊,处女宫沙加,最接近神的男人。”他起身看到了那个闭着眼睛,正慢慢向自己走来的人。他怀有的敬意,只知他是一位僧人,其余的全然无知。

沙加没有接话,走上前去,用手触摸着树干:“这是高榕,南方的树种。”他说的轻描淡写,凉风像他轻抚树干一样轻抚他的长发,星星都愿意为他照亮。

艾欧里亚并不讨厌圣域,但他的身上确实流着“叛徒”的血液,招引来异样的目光。眼前的这位战士却拥有佛祖一样的光辉,轻而易举地掩盖了他身上的“污秽”,这光和他的语气一般,信手拈来,不带一丝深思熟虑。

沙加没再说话,倒让艾欧里亚感到不安,他试图开口,却找不到适合的话题:“这树是你种的么?”

“是的。这树本不能在热带以外的地区生长,圣域地灵,看来也不成问题。”

“出家人难道不种菩提么?”艾欧里亚觉得自己的问题很愚蠢,但也并不无一目的。

沙加先是一迟疑,但随即笑了起来。他本以为这位僧人是不苟言笑的,可显然他又错了,被嘲笑得越发不自然,更加觉得自己幼稚。

“佛家可不止菩提一种神树,没有这种奇怪的规定。”他顿了顿,好像在寻找适合的词语:“高榕一树就能连成一片,远看像森林一样壮观,其实,也难逃一死,只是不知是什么日子。它这么做,从人类的角度看,尚能算做生存吧?”

艾欧里亚听得恍恍惚惚,只觉得很有道理,却似懂非懂。


一时无言。艾欧里亚看着身后的男人,他仍是闭着眼睛,手里握着佛珠,漫不经心地数着,一圈又一圈。他与其他的黄金圣斗士不太一样,显得更随性,更自由,但又更不容易靠近。在圣域,他看到太多恭谨严肃,或是唯命是从,或是力量至上。

“艾欧里亚,万物都是一样的。”他的语气显得无奈,“你的小宇宙并不稳定,在担心什么?”他靠近了一步,将手搭在艾欧里亚的肩上。


“我想看清自己。”


“愿意尝试一下生不如死的感觉么。”他说得很认真,听着却带着笑意,好像已经预料到了艾欧里亚的决定。


艾欧里亚盘腿坐在地上。膝盖处带着凉凉的湿意,不知道是不是来自草地的清凉。他照着沙加的话闭上眼睛。

月光像是执意要照在他的脸上,沙加端详着艾欧里亚的侧脸,轮廓清晰,故意染成金色的头发被反射得发白。他的脸庞仍然稚气未脱,比较起来反而是自己少年老成。

“天舞宝轮。”沙加的小宇宙深不见底,一下子将艾欧里亚包围住,却是十分温柔的。

“那么,先是嗅觉和味觉。”

泥土和青草的气息淡出了鼻,艾欧里亚深吸了一口气,一切都变得索然无味。虽然闻不到花香以及一切美好的气息,遗憾的同时,他庆幸自己也闻不到战场的火药和硫磺。


“触觉。”

身体的触感逐渐被小宇宙吞噬,他感觉自己的身子没了重力,如果不是看得见,他会认为自己是漂浮着的。手下意识地触碰草地,没有柔软的湿意。这种感觉很奇妙,意识不自觉得散开,伸展向四肢,企图去控制它们,但全是徒劳。艾欧里亚向后倒下,被沙加搂住了背,并不是感觉到的,他看到了沙加的佛珠和金色的头发。

“还要继续么?”

“是的。”他没有迟疑。

“接下去,我会剥夺你的光明,你的世界将变的昏暗,即使反抗,也不一定看得到希望。你只能听到我的声音,你会因此而猜测,但同时也会感到恐惧。”


“视觉。”

沙加看到艾欧里亚的眼睛慢慢失神,步步紧逼而无能为力总是比突如其来更令人绝望。他的脸色变得惨白,起先是惊讶、随后是不甘、失落、平静,都是意料之中。他抚摸着艾欧里亚的脸颊,在他的耳边呢喃:“这就是生不如死。”


“听觉。”

一切都悄无声息,浑浊的思想囚禁在浑浊的空气中,反倒不觉得害怕了。他的世界是单调的灰色,没有圣域,没有狮子宫,没有众人奇怪的目光,也没有高榕;听不到教皇的教导,也没有青草被吹得做响的风声。只有混沌的意识,却足以看清自己。

在平静之下,艾欧里亚似乎了解了哥哥的信仰。他知道,为了真理的女神,艾俄洛斯至死都没有觉得遗憾。唯命是从没有错,力量之上也没有,真正错了的是没有信仰的自己。


沙加将时间掐算得恰到好处。从新恢复重力的瞬间让艾欧里亚觉得不适。他觉得额头的地方喘着热气,柔软的皮肤触碰了上来,灵巧的舌头在上面打着转。

“沙……加……”他有些吃惊,却没有拒绝。

沙加停止了动作,将艾欧里亚的碎发别到了耳后,一手托着他的后背轻轻抚摸,跨坐在他的腰上:“别说话,刚恢复过来。”

【此处为r18片段,链接我会在周末上传,包括上次的瓶邪r18,很抱歉上周出了点小差池,这周一定会传。如果现在就想看的话,请留言我,或者私信哦!】


他们保持着一上一下的姿势,没有力气,也不想改变。

艾欧里亚还是不放过沙加的头发,将它们依次理顺,也整理自己的思路。回想起刚刚做的事,他不觉得羞耻,甚至是心安理得。


“你知道高榕还有什么意义么?”

艾欧里亚并不准备回答。


“其实,是在祈祷家人平安呐。”他微笑着说。



写在之后:我要自我检讨,写的时候心慌得很,有一点卡了几天也没写出来。至于肉嘛,这是第三次尝试,有的地方不成熟,请谅解T_T。

写结尾的时候明显感觉到前文的意义没有点出来,啊,其实是偷懒不想写了(捂脸)。就是关于小艾其实找到了自己的信仰的问题,所以会觉得心安理得。文笔不好,请多指教!!(>_<)







评论(10)
热度(3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