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瓶邪(甜)】随游

(这篇是还的点文www,手机党@也不方便,真是不好意思。达达其实没怎么写过甜文(捂脸),写的时候有点心虚,感觉剧情有点奇怪,也没有特别甜T_T,对不起!!!。不算是原著向,虽然用了原著的时间点。说的是胖子和吴邪带着小哥在北京游玩的一些故事。虽然每年都去北京,但是对北京的各个景点都不太熟悉,挑了离家最近的公园,公园里的餐厅是确确实实有的,也进去看过。希望各位前辈喜欢!文笔不成熟,人物可能ooc了,请前辈们指教!)

吴邪不是第一来北京,他记得小时候跟着老爹来过,但游玩了什么地方却完全没了印象。杭州湿润的气候让他对北京的干燥感到抵触,听着似乎像一个爱美的小姑娘的抱怨。

来北京本是为了公事。但胖子好客,想带着小哥一起逛。

“再不出来走走,胖爷我都要长蘑菇了!”胖子唠叨着说小哥从来不主动提出要出去,不是看天花板就是睡觉,一个人放他在家又不放心。带着一起出去小哥倒是没有意见,但占尽风头。“小哥身材好,脸又漂亮,姑娘家的都不看我。”吴邪想着这是自然的,和胖子贫嘴。

潘家院在东三环,但胖子并没有带着他们往那儿走。

“今天带你们去个有情调的!”

车驶向一条小路,吴邪原本想着是小路不太堵,不想却在半路停了下来。

“到了。”

“到了?!”吴邪条件反射地转头,疑惑地看着旁边的小哥,希望他说点什么。胖子这人捉摸不透,不知道在演哪一出。

但他得到的答案是一如既往的沉默。

“你们两深情对望什么呀,快快快,下车,等会儿没好位子了。”

吴邪在黑暗中隐隐约约看到大门口上印着的字:“日坛公园。”胖子已经大步流星地走了进去。

“吴邪。”小哥示意着也跟上了。

“喂,胖子,你这是要我们露宿街头啊!”

前面传来胖子的笑声:“咳,哪儿那么多废话,你以为胖爷我要野战么?!”

[确实有情调。]吴邪一笑,也跟了过去。

他们坐在三楼的露天天台上,这家餐厅坐落在公园的中央,从这里可以俯瞰公园的大部分,门庭和大厅布置得挺雅致。胖子已经点好菜了,刚想夸耀自己一番,却被吴邪抢了先:“胖子,这不叫情调,这叫摸瞎!我教你,这种地方要在黄昏的时候带妹子来,看看风景喝喝下午茶。不是月黑风高的时候带着两个爷们玩捉迷藏!”

胖子意外地没动气,也没和吴邪争:“没良心的娃儿,胖爷白养你了!”

胖子点的菜偏南方的口味,像是为了迎合吴邪一样,怕他吃不惯。到大多都太甜,吃着千篇一律,倒不显得好吃了。

四月的天照理说该热起来了,北京四月的夜晚却传来阵阵凉意。

吃过饭,胖子不愿意再在公园里逗留了,说是请了吃饭还没得好报,没兴致了。

“小哥你呢?”吴邪问道。

他没搭话,脸却朝着另一面看风景。

“你看小哥都没想回去。”

“那你们自各儿小两口去吧,这天气也怪冷的。回来自己打车,记个路名。”

“小哥,想去哪儿走走?”

他本以为小哥不会回答,但他意外地看到小哥指着前方黑漆漆的小路:“往里面走走看吧。”

尽头是一个广场,天黑看不清轮廓,总觉得挺大。快近九点了,留在附近逗留的人也不多。吴邪盘算着小哥喜欢安静的地方也是正常,把外套裹紧,往不远处的树上一靠,算是取暖。他是不怕张起灵走丢的,不想小哥却也跟了过来。

距离大约只有十几厘米左右,吴邪甚至不敢呼吸:“小哥,你这是……”

他的唇已被覆上,温热的呼吸喷洒在脸上,弄得他一阵瘙痒。

吴邪想阻止,但小哥并没有给他喘息的机会。他用手臂将他环住,抱得不紧,但出奇地让吴邪安静了下来。“还冷么?”他停下来问道。

确实不冷了,但他红着脸并没有说,纵使心里有千万个顾虑。所幸的是,张起灵也似乎并不是为了得到答案。他的脸又凑近了,带着吴邪熟悉的气息。

“不行,这里不行。”吴邪撇开脸,表示抗拒。他难得看到张起灵微微向上的嘴角。“不会有人的。”他的声音很轻,像是在喘息,不紧不慢。倒是吴邪的脖子禁受不住这样的轻抚,他能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在加快。小哥每呼吸一次,他脖子附近的肌肤便不听话地颤抖起来。

他的嘴转移到吴邪的耳垂边摩擦着。“吴邪。”他说着,希望得到回答。

【此处应为r18场景,手机党传链接不方便,回家再传!www】

吴邪草草地整理了一下衣服,让他们看上去不那么像犯罪嫌疑人。小哥只是看着他,也许是觉得好笑,也许是吴邪太多疑,他的眼神显得宠溺,像是父亲看着自己刚刚学会穿衣的孩子。虽处于黑暗之中,吴邪却是被看得极不舒服。他瞪了一眼,也不知是否传达到。

公园已经关门了,自然是无法大摇大摆地从正门走。

“怎么办?要不就露宿街头?”他在心里暗笑自己的乌鸦嘴,不该和胖子顶嘴。

“不,会着凉。”他没有看向吴邪。目测了一下铁栏杆的高度之后,问道:“上得去么?”

吴邪涵涵糊糊地“嗯”了,却还是被小哥抱住了腰,一把托上了栅栏。腰部还承受着刚才的酸痛,但小哥托得很小心,将整个柔软的手掌垫在了吴邪的腰上。

吴邪在斗里看到过小哥做的高难度动作,爬这样的杆更是不在话下。他翻身越过,随后稳稳地落地。

“来。”他的手上举着,等待着吴邪。

吴邪踉跄着跌在他怀里。小哥也趁机不放手,在他的脸上轻轻一吻,还有点湿。

“刚才果然他过分,对不起。”

吴邪一愣,随即低着头,想挣脱这样的怀抱“没事。”



“哟,胖子。那个帅气的小哥怎么没和你一起走啊?”

胖子提着吴邪的行李,转头说到:“咳,见媳妇儿去了,不要我了呗!”

评论(12)
热度(2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