刀剑乱舞石切丸
自新世界舜觉不可逆
PSYCHO PASS全员真爱
是一只小透明,能来找我玩就好

研池

© 研池 | Powered by LOFTER

樱saber冲田总司cos

#COS预告# #Fate/GrandOrder# #冲田总司# #樱saber#
咸鱼的产物,正片一周以后发ww

杯子 肥皂 威士忌【三日月X莺丸】

*三字快题

*烂糟糟的脑洞

*三日月X莺丸,其实是想写互攻的,然后最近文笔退步,并没有成功

*酒吧现世私设

*欢迎纠错,欢迎留言


“噗嗤”,手指扣着拉环稍稍用力往后掰,易拉罐被轻而易举地拉开了。那样清楚分明的指关节是多少年轻的姑娘想要触碰并且勾拉住的。易拉罐被推向自己这边,莺丸伸出手习惯性地将双手捂住,不同茶杯的冰凉的触感让他一个哆嗦缩回了手。

“哈哈哈,您果然还是无法习惯么?”三日月宗近用指关节敲击着桌面乐呵呵地看着不知所措的莺丸,“喝酒的滋味。”

“只是不习惯罢了。”他好像终于习惯了易拉罐的温度,单手托起小饮一口,“倒是你呢,既然是老手怎么不给自己也添上一杯?”

三日月...

好久不更新,这次是cos正片。
妆面摄影后期都没有lof这里就不艾特了,需要看的话在新浪微博:yan研池

能回到这里真好。

【石切丸X女审神者】拂晓(r15)

 *@Mycroft 答应过的文,换了一个梗
*深夜睡不着产物,文笔糟糕请见谅
*石切丸ooc请见谅
*原本打算写r18,但实在没精力。想看的在评论里留言吧,我抽空码
*乙女心不足,各种错别字以及bug,请见谅
*欢迎留言,结尾有解析度

你举起镜子,古铜色的手柄生了绣落了一手。你抖抖手将铜锈甩在了纸上,上头有政府的署名和公章,看上去是要紧之事。

你早已知晓信上的内容:随队伍一起出阵,擅自放走了一个完全无需提防的,奄奄一息的历史修正主义者。你的怜悯收到了惩罚,将于明天被撤除审神者的职务。

你听到了脚步声,从走廊那头传过来。腰间的配饰与刀鞘叮叮当当地碰撞。你急忙对着镜子将散落了的发...

【永研】签

*旧文的补档,最近才整理出来,修改了部分用词,具体故事没做改变

*心中永近与金木的相处方式

*渣文笔,不成熟脑洞

*欢迎纠错,欢迎留言


路旁是光秃秃的樱花树,枝芽延伸向路中央,像是垂死挣扎的病人和衣不遮体的饥汉努力寻求最后一点希望,这当然是徒劳,是不能如愿的奢望。大地也因此无法得到救赎,身上没有一片能够遮体的树叶。这样的小道伸展向浅草寺,路上没有太多的游人,香火却是依旧旺盛,像永近从前见到过的一样。在感叹神明庇护的同时,也同样觉得自己迂腐不堪。


他对缘分和神明之类的说法本是不在意的,甚至是嗤之以鼻。但几次提出到这儿来祈福的也是他。他想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孽缘,无神论者...

【石切丸X女审神者】祭酒(全篇补档)

*从前不成熟的文笔写下的糟糕产物的补档,随意看看就好

*女主名字玛丽苏,请不要再吐槽了,名字来自《京骚戏画》女主筝

*石切丸等一系列角色ooc请原谅

*不美味的脑洞请原谅

*欢迎纠错留言


【一】

筝在院子里种了棵桃树,也不知是从哪里找来的品种。他们的主总是心血来潮,好在没了兴致之后也不会置之不理。

短刀纷纷跑来松土挖坑,大刀们反而显得清闲了。

“主将是喜欢桃花么?”五虎退把掘好的土往树根上堆,叫来小老虎们把泥土踩实。

她没停下手上的工作,说道:“嗯,早春种下去也能长得更快吧!”

小虎们咬着低矮的树枝,四肢磨蹭着树干想要往上爬。

“哎呀,现在还不行!”她匆忙抱起一只,摸...

嘤,圆润的我2333!谢谢卷子姐姐!!

Mycroft:

【主上,这里有我在,请不要担心!】


大概有壁咚w?(动作参考千与千寻)


不知道画什么样的婶,于是就擅自拿 @颜花东落 你当模型了果咩QWQ


情书

@Mycroft星 卷子姐姐生日快乐!

*乙女向,注意避雷

*石切皮不正,崩皮严重

*各种bug,请原谅

*欢迎纠错留言

卷子大人:

与您这样交流大概是第一次,写这封信时也久久不能落笔。我将此归结于我心中的污秽杂念,与您疏远了,请您原谅。

我于男女情爱的事懂得并不多。相较于其他刀剑,我没有经历过征战,也不知生死离别的痛苦。我所能做得,只是从被锻造出来之后一直供奉在神社里,接受参拜,与未知的神明祈祷。见过不少前来祈福的情侣,以为能长相厮守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,于年年复一日的我来说确实如此,也见过苦苦哀求望回心转意的年轻男女。今儿自己经历了,也终于尝到了患得患失...

【三山】愿者多愿(一)

*不成熟脑洞

*三日月,山姥切ooc请原谅

*架空背景

*各种bug,以及错别字注意,欢迎纠正

*欢迎留言

 

小河川的地域不大,在沼城一个偏僻的旮旯里。从城里到那儿大约几小时的路程,不算长不算短。这种路费昂贵,路途寂寞无聊,性价比低下的旅程,大多数家庭都不愿意承担。于是,小河川的樱景和夏日树荫里柔和的小溪水只有那儿的孩子知道。

三日月宗近坐在夜班的电车上,从窗户外已经能看到地势起起伏伏的,连绵的山的影子,但这儿依旧不是小河川的山。第一次去是跟着父亲给母亲下葬。去小河川的人少,想出来的却是多数。母亲算是个特例。三日月对母亲没什么特别深的印象,想葬在这儿大概也是好应了家乡...

1 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