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齐眉棍X我】尘缘(上)

*乙女向注意避雷
*不完整脑洞,边写边想,回文坑练手产物
*欢迎纠错
*大概分上中下三章

我住在这偏僻的山村,背靠着山。周围几百里还有其他的村落,均是世代联姻,姑且算是弱小势利的自卫和保护。女孩儿们将要出嫁,从这门亲事的成立开始,便都得到山岭里住上一月,算是女方家对男方家的承诺,便是要守身如玉,也算是一个规矩,大约是因为这些山村与世隔绝的保守和愚昧吧。
我打包好了针线,将他们压在书卷中藏进换洗的衣物中。早些时候来信说是已经给我找到了门户,尚且是没有见到未来的夫婿的真人,母亲已经悄悄给我看了画像。我对这些本就是秉着顺从的,即便不满意我也没有拒绝的权利,看过一眼,一声“哦…”便是知道了,谈不上满意不满意...

嘿嘿!😁

咕哒琴Emrys:

师徒大法好!

斯卡哈&后期:琴
库丘林:@研池 
摄影:叉叉

新入住lof,这套依然是以前的cos现在搬运过来,希望大家喜欢~

樱saber冲田总司cos

#COS预告# #Fate/GrandOrder# #冲田总司# #樱saber#
咸鱼的产物,正片一周以后发ww

杯子 肥皂 威士忌【三日月X莺丸】

*三字快题

*烂糟糟的脑洞

*三日月X莺丸,其实是想写互攻的,然后最近文笔退步,并没有成功

*酒吧现世私设

*欢迎纠错,欢迎留言


“噗嗤”,手指扣着拉环稍稍用力往后掰,易拉罐被轻而易举地拉开了。那样清楚分明的指关节是多少年轻的姑娘想要触碰并且勾拉住的。易拉罐被推向自己这边,莺丸伸出手习惯性地将双手捂住,不同茶杯的冰凉的触感让他一个哆嗦缩回了手。

“哈哈哈,您果然还是无法习惯么?”三日月宗近用指关节敲击着桌面乐呵呵地看着不知所措的莺丸,“喝酒的滋味。”

“只是不习惯罢了。”他好像终于习惯了易拉罐的温度,单手托起小饮一口,“倒是你呢,既然是老手怎么不给自己也添上一杯?”

三日月...

好久不更新,这次是cos正片。
妆面摄影后期都没有lof这里就不艾特了,需要看的话在新浪微博:yan研池

能回到这里真好。

【石切丸X女审神者】拂晓(r15)

 *@Mycroft 答应过的文,换了一个梗
*深夜睡不着产物,文笔糟糕请见谅
*石切丸ooc请见谅
*原本打算写r18,但实在没精力。想看的在评论里留言吧,我抽空码
*乙女心不足,各种错别字以及bug,请见谅
*欢迎留言,结尾有解析度

你举起镜子,古铜色的手柄生了绣落了一手。你抖抖手将铜锈甩在了纸上,上头有政府的署名和公章,看上去是要紧之事。

你早已知晓信上的内容:随队伍一起出阵,擅自放走了一个完全无需提防的,奄奄一息的历史修正主义者。你的怜悯收到了惩罚,将于明天被撤除审神者的职务。

你听到了脚步声,从走廊那头传过来。腰间的配饰与刀鞘叮叮当当地碰撞。你急忙对着镜子将散落了的发...

【永研】签

*旧文的补档,最近才整理出来,修改了部分用词,具体故事没做改变

*心中永近与金木的相处方式

*渣文笔,不成熟脑洞

*欢迎纠错,欢迎留言


路旁是光秃秃的樱花树,枝芽延伸向路中央,像是垂死挣扎的病人和衣不遮体的饥汉努力寻求最后一点希望,这当然是徒劳,是不能如愿的奢望。大地也因此无法得到救赎,身上没有一片能够遮体的树叶。这样的小道伸展向浅草寺,路上没有太多的游人,香火却是依旧旺盛,像永近从前见到过的一样。在感叹神明庇护的同时,也同样觉得自己迂腐不堪。


他对缘分和神明之类的说法本是不在意的,甚至是嗤之以鼻。但几次提出到这儿来祈福的也是他。他想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孽缘,无神论者...

【石切丸X女审神者】祭酒(全篇补档)

*从前不成熟的文笔写下的糟糕产物的补档,随意看看就好

*女主名字玛丽苏,请不要再吐槽了,名字来自《京骚戏画》女主筝

*石切丸等一系列角色ooc请原谅

*不美味的脑洞请原谅

*欢迎纠错留言


【一】

筝在院子里种了棵桃树,也不知是从哪里找来的品种。他们的主总是心血来潮,好在没了兴致之后也不会置之不理。

短刀纷纷跑来松土挖坑,大刀们反而显得清闲了。

“主将是喜欢桃花么?”五虎退把掘好的土往树根上堆,叫来小老虎们把泥土踩实。

她没停下手上的工作,说道:“嗯,早春种下去也能长得更快吧!”

小虎们咬着低矮的树枝,四肢磨蹭着树干想要往上爬。

“哎呀,现在还不行!”她匆忙抱起一只,摸...

嘤,圆润的我2333!谢谢卷子姐姐!!

Mycroft:

【主上,这里有我在,请不要担心!】


大概有壁咚w?(动作参考千与千寻)


不知道画什么样的婶,于是就擅自拿 @颜花东落 你当模型了果咩QWQ


1 2 3